「這盼望很悠長,亦決心等到尾」

一月初,几个朋友向我介绍了一款名叫「妙妙屋」(我猜你懂我在说什么😊)的社交app。当时我正在焦头烂额地整理MBA的申请材料,自然没有心情捣鼓。一月底,申请结束,我也终于有点时间在「妙妙屋」里着陆。

我喜欢「妙妙屋」,尤其喜欢在各个有我欣赏的人的房间里跳来跳去。大多时候,我带着追星般的心情,期待那些我崇拜的人说出能刷新认知的观点;其余时候,我沉浸在陌生人的故事里,羡慕他们有胆量和精力体验那些我奢望的奇幻冒险;还有一些零星时候,我发起房间或加入认识的人的房间,与他们聊一些放在物理世界有些尴尬但在赛博空间里极具魔力的话题。2月5日,我在「妙妙屋」上试水,组织了一次Casticle的「每周回顾」(weekly review),希望以此为起点,连接更多听众。没想到,起点就是终点。我原本预计抵达终点怎么也得隔两到三期,结果是我又接受了现实的教育……放下这件事和许多槽点不谈,如果你也在过去的一到两周内试验了这款应用,希望当你回望时,留下的也是值得珍存的乐趣与记忆。

作为一个八零后,经历过各种搜索、社交、资讯、新闻网站被封存,看到「妙妙屋」的结局没有难以置信,只有麻木、乖顺,还有遗憾。在我的使用体验中,我见证了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寻找「共识」(common ground)的努力,单单这一点观察就足够让我再增加一些对人类社会的好奇和信任。如果你认同我的体会,就算「妙妙屋」的门已关闭,也还是请你继续挖掘那些吸引你的文化领域,以此延续你可贵的好奇心。

Casticle还会继续探索与大家连接并互动的最佳形式。除了节目外,请关注Casticle的微博,了解最新(不定时且无预警)的活动安排。

以下是2月5日在「妙妙屋」组织的「每周回顾」中推荐的内容。

三集播客

1/ No Stupid Questions对我来说是一个陪伴感满分的播客,两位主播分别是Freakonomics Radio的主创Steven Dubner和学者、畅销书作家Angela Duckworth。Duckworth的代表作之一,Grit(中译名《坚毅》),相信许多人听说过吧?这两位主播是多年好友,所以在节目上,他们的互动充满默契,同时又不会让听众觉得遥远而不可亲近。这个节目的初衷是打破人们对提问的成见,尊重每一个问题的存在和意义。每集节目中,两位主播会讨论两道读者提问,援引各种心理学、社会学、经济学的理论和模型,讲述生动的个人经历和故事,但不保证得出结论。不过,我觉得最精彩、最有趣的部分是每集末尾2-3分钟的事实核查(fact-check)环节,冷幽默感十足。过去几个月里,我会在吃早饭、做中饭、做家务的时候听,不知不觉竟然全部刷完了。

因为我把它当作陪伴型播客,所以每一集都符合我对陪伴的要求,都挺好。一定要推荐值得尝试的一集的话,那就选「How do you know people don‘t like you?」这集吧。这集讨论的两个主题其实是,人对于现状和变化的态度以及自助类书籍(self-help book)的用途。一条意外收获的共鸣竟然是,Dubner讲播客之所以成功,是因为受众在听他们感兴趣的人谈话、交流,而在这个聆听的时刻,「the closer you can get to the source, the more powerful it can be」。距离感(不是物理距离)越弱,他人的对话对你的作用越大。我想,这也是一条对与亲近感(intimacy)的诠释,当然也可以用来理解「妙妙屋」的蹿红。

2/ Casticle第十三集节目「生死之间的抉择」推荐了一期选自Radiolab的节目「Playing God」,着眼于公共危机事件中医疗分级决策。那集节目对我来说是all-time favorite,每次重听都可以刷新体会。最近听完的这期Radiolab「Smile my ass」比「Playing God」后劲还大,节目中所有真人真事的展开、推进和反转让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准确地形容我的体会。

这集节目的主角名叫Allen Funt,美国娱乐节目制作人、真人秀鼻祖。二战期间,Funt在美国空军旗下的一个通讯公司上班,做一个叫做「牢骚房」(Gripe Booth)的电台节目,主要通过采访一些美国士兵、听他们分享私事、抱怨琐事,为广大士兵排遣烦闷。只是上节目的士兵看到麦克风上亮起的红色信号灯,常常会紧张到口吃,这不仅不利于节目录制,而且还会影响人民群众心中英武的士兵形象。Funt决定把信号灯遮住,先与被访者对话,结束时再告诉被访者关于节目的事。Funt发现这样做之后,效果出奇的好,于是他带着相同的节目形态进驻ABC(美国广播公司)电台,取名「Candid Microphone」。每集节目挖掘一个日常场景或难题,用藏起来的麦克风记录普通人的反应。节目累计得越来越多,制作组对内容的戏剧感和冲突感也越来越高。他们希望通过情节和场景的设计激发出更多爆点和情绪。若干年后,随着视频节目制作设备与手段的发展,他又将这个节目迭代成爆款电视节目「Candid Camera」。至此,这个节目彻底模糊了娱乐节目与现实生活、真实与虚构、公共娱乐与个人隐私的界限,也唤醒了人们对于名望的渴求。然而,狂欢总归是不可持续的,Allen Funt最终在一场荒唐的飞机劫持中知道了因果报应的滋味。

我想这段半个世纪前的往事放到今天丝毫不过时。在我们急于表达、表现、表演的今天,你对礼节、道德和真实还会有不可让步的坚持吗?这集节目还让我联想到了美国记者兼作家Gay Talese的非虚构作品The Voyeur‘s Motel(《偷窥者的小旅店》),感兴趣的话可以去读一读。

3/ Means of Creation是我近一年来最喜欢的播客之一,Li Jin和Nathan Baschez也是我非常欣赏的创业者。这次推荐互联网产品专家Eugene Wei做客这档节目的对谈。因为Eugene和Li Jin比较了解中国文化和国内互联网行业的状况,所以他们在比较中西互联网产品的观点,很值得参考。推荐这集节目还有一个原因是Casticle下一集节目的嘉宾着重推荐了Eugene Wei,我看了Eugene的一些博客文章后,不得不说他真的很神!请大家移步去他本人的博客,也请大家期待一下Casticle的下集节目。

两篇文章

1/ Matt Stoller的substack newsletter文章The Cantillon Effect and GameStop是我目前读到的写GameStop事件最深刻的评析。非常遗憾的是,在我与硅谷早知道的Diane录制关于GameStop事件的节目之前,我没能早一些挖到这一篇……Stoller用法国经济学家Richard Cantillon提出的经济现象——「砍蒂隆效应」作为解释GameStop事件的基础。比起谁赚谁赔,他更关注资本的流动、民粹思想的成因以及泡沫经济的蔓延。这些角度十分可贵,也比表达情绪、表明立场更有长久的意义。

2/ Substack newsletter Petition写「妙妙屋」的文章也值得看看。关于这个app的讨论已经饱和了,我自己就不唠叨了。社交产品,个人体验为主,听旁人分析十小时,不如自己去体验十分钟。

一个人物

1/ 几次在「妙妙屋」几千人参与的房间里都看到了一位叫做Sriram Krishnan的主持人,有些好奇于是去搜索了一下,原来他也是一个产品大佬、科技投资人……最近作为一般合伙人加入a16z,负责消费者和社交领域的投资项目。然后我才注意到原来「The Observer Effect」是他业余时间发起的创作项目,要知道前段时间我曾经一度看他采访Shopify CEO Tobi Lutke的文章感动到泪流……如果你还没看过,请一定去看看。

春节很快就到了,祝你享受新春假期,平安如意,牛年多一些值得盼望、值得等待的事情。

(此篇首发于2021年2月5日,由糊糊在2021年6月21日手动搬运至此……)

MavisW

MavisW